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满朝文武爱上我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有喜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有喜

来源:满朝文武爱上我作者:云霓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有喜

早上醒过来,我已经能清醒地知道,我昨晚都梦见了什么。现在我身边的人是东临瑞,东临瑞小心地起来穿衣服,看见我动了动眼睛睁开,他立即淡淡地笑,“再睡一会儿,还早,我去上朝。”

我看着他穿衣服,把被子掖在颌下,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女官在给他扣扣子,指尖仿佛若有若无地能碰触他的身体,我看着很不高兴,不由自主地撅起了嘴。

东临瑞回头看我,对女官说,“你下去吧,”开始在我面前自己动手穿衣,我顿时乐起来,有史以来自己穿衣服的皇帝大概不多吧。

穿戴好了,就要走,他转身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不想让他走,从来没有这么想跟他在一起过,时时刻刻都想在他身边,于是开玩笑地撒娇说:“我要跟你一起去。”

就像以前凌风要去开会,我总会说这么一句,凌风会反身笑笑,“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准备重新躺下,接着睡我的觉,却听见东临瑞的声音,“你去准备一下。”老太监点头急忙走了出去。

我不相信地睁开眼睛,他不会真的让我一起去上朝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说:“东临瑞,我只是说说,后宫不能干政。”

东临瑞笑笑,“若若不想去了?”

我低头说:“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想离你近一些。”

东临瑞看着我,笑出声来,眉峰舒展就像清晰秀丽的山水画。

在那份笑容下,我稀里糊涂就穿上了衣服,进了步辇,然后在东临瑞御座的后,放置了一个软榻,我坐在上面,手捧着女官递给我的手炉,和东临瑞只有一帘之隔。

一切都收拾停当,我几乎不能适应发生在面前的一切。东临瑞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其实他这个人真的很不一样,有时候任意妄为,有时候手段毒辣。

我忽然好像有一点点相信了,那天东临瑞对我说的话,是他的真心话,而不是一时冲动说出来的,他说:“若若你要记住,不管以前如何,我现在只是为了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以前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能不能不要离开我身边。”

想到他说的那不对的事,我的指尖忍不住颤抖起来。

朝堂上提到的琐碎事很多,都是战后需要打理的事,我听得有点昏昏欲睡,过了很久以后,我才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颜回,他在说东临国内土地不利于耕种的事,颜回说,这次出去看到不少人在小山项,种植一些粮食作物,于是觉得这种办法是可行的,很多官员不以为然。

大家发表完意见,东临瑞说:“如果能把废地用成良田,什么办法都可以试试。”

我不禁得意地一笑,东临瑞现在就有土地改造的想法了,以前我知道东临国境内大多是山地,不适合耕种,可是竟然没想起来向东临瑞提意见,可以在坡地上分段沿等高线建造的阶梯式农田,就是梯田啊。

想到这里不禁高兴,马上递给身边女官一个眼色,低声吩咐给我准备纸笔,研磨写了起来,梯田的通风透光条件较好,有利于作物生长和营养物质的积累,真的改造好梯田,以后东临瑞就不会为粮食发愁了。

刚写完,就听又有人说打仗的事,东临瑞登基都这么久了,居然还有战乱,我仔细听了一下,手中的毛笔顿时停住,墨晕在纸上,黑了一片。

那官员说的是东临国边界上,和西丰国一直在交战,打仗的事大概在我没来之前,就已经首先向东临瑞汇报了,我收拾好了过来的时候恰好错过了,没有听见,现在这官员又提出来主要是说一个人的名字,他说:“那冷面将军为人狡猾,不可不防,现在西丰国放出来的消息不一定是真的,如果西丰国皇帝真的病重,他们怎么没有一点要偃旗息鼓的意思……”

西丰国皇帝病重……我的笔顿时脱手掉落下来。

他们说的是,临哥哥病了吗?

自早上听了朝政以后,我就开始心神不宁的,连要和东临瑞说梯田的事都忘了,直到中午了才想起来。

吃过饭,御医过来请脉,看了半天,然后毕恭毕敬地对东临瑞说:“恭喜圣上,娘娘是喜脉。”

我睁大眼睛,然后笑起来,把手放在小腹上,真的是喜脉,我有和东临瑞的孩子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又想哭,脑子里重复着那官员说的话。

我最近和以前不大一样了,以前脑子里也会浮现出一些片断,但是很凌乱,现在是大段大段的回忆像过电影一样演一遍,我开始怀疑自己不是某一天从天空中落下,穿越到了这里,而是出了车祸,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重生。

以前的那个凌雪痕,说不定就是我,我之所以忘记了许多,跟身上的蛊毒有莫大的关系,水仙和那郎中旁边的少年都说过,这蛊毒可以修改人的记忆,并且可以让中蛊人把脑海里深爱的人变成施蛊人的模样。

以前我总觉得东临瑞和凌风一模一样,可是最近我发现东临瑞和凌风一点都不像。

我细细打量欣喜的东临瑞,我应该过去抱着他,冲他撒娇,然后说些甜蜜的话,我的手是伸过去了,可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东临瑞,有没有一种蛊毒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记忆,有没有?”

他的身体僵了,本来要去摸我腹部的手指蜷缩起来,我怎么能连这么一点幸福都不留给他,得了孩子瞬间的那份喜悦,就被我一句话硬生生地扼杀了,我多么希望他没有这个特别的反应……

其实我应该拿起他的手,放在我肚子上,然后跟他讲,我是如何期盼孩子的到来,让春桥把前几日我让她去做的小孩儿衣服拿出来,给他看看,可是不受控制,我盯着他的眼睛,“你说过以后无论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我,不会骗我。”

我想他应该说,若若,你想多了,这世上哪有这种蛊毒。他说了,我就相信,永远地相信下去,即便是脑子里再有什么想法,我都可以当是一场梦,我笑着抬头,去扯他的衣襟儿,“怎么不说话?”

东临瑞笑了笑,“有,有这种蛊毒,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记忆。”

我的笑容顿时溃败在脸上,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听见自己的声音,“我的蛊毒什么时候能解?”手指勾着他的衣服,他反手过来挽我冰凉的手指,我听见他说,“慢慢地就会解了,再过一阵子。”

我把整张脸埋在他的怀里,眼泪流到他华贵的丝质行服上,风一吹一片刺骨的冰凉,仿若再轻轻一抖就要碎裂。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