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宰相门前好孕来 > 第七章

第七章

漠北路途须走上半年,南藩也差不了多少,就算快马加鞭命人传令相询,这么一来一往,最快得到回音也还要四、五个月,若是飞鸽传书那丁忧返乡的官员不知居于南藩何处,找也不易,而漳北狄亲王秦怀月偏又是个亦正亦邪、霸道古怪的脾性,上回返京偶在宫宴上一会,因他拒绝与之拼酒,便愤然砸了杯,指着他鼻子大骂「老子平生最痛恨满口之乎者也软趴趴的酸书生,没想到你他娘的也是一个!」王爷若是接到他放飞而去的鸽子,应该回直接烤了吃掉。

「唉。」想到这里,文无疆头更痛了。

「相爷,何不找范总教头帮个忙,由御林军重挑选几名精英,分头行事相询?」房绍提议。

文无瑕摇摇头,脸庞泛起一抹红。「不,不用了,此事还是暗访为好,派相府里的护卫赶路前去问问也就罢了。」「是。」「等等。」他又唤住房绍,「这事别让皇上知道。」「属下朋自。」房绍对于当今圣上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本事,也是知之甚详的。

两年前就连皇城禁卫军总教头范雷霆,都曾因皇上的缘故,被迫经历了一道「哑巴吃黄莲」的苦痛。唉,但凡是个男人,在心上人面前被误认为和皇帝有断袖之情,都难免要深深苦痛一番的。

「还有,」文无瑕顿了顿,不知怎的,俊雅如白玉的脸庞更红了。「你呃,听说你家娘子也是有身孕的?」「蒙相爷垂问,拙荆有孕八个月了。」一提到自家娇妻,房绍笑得有些傻气。「大夫说肚皮尖尖,这胎应该是个小子。」「一切安稳,那便好,很好。」他也笑了。

「谢谢相爷关心,能遇上您这么好的主子,属下夫妻都是有福气之人。」房绍真心道。

「本相也没做什么。」文无瑕笑了笑,又清清喉咙才道:「嗯,呃就是不知道孕妇平素都喜欢吃些什么?是不是有些什忌讳?还有身边的人都该注意些什么?」房绍的表情有些古怪,「相爷」「本相也只是随口那么一问,」他略慌地摆了摆手。没有旁的心思,也不重要,你别往心里去。」「是。」房绍眨了眨眼,思绪却自动飘到了相府里的那位「夫人」去。

难道是。。。。莫非是也许有可能哎呀呀呀,真是爆炸性大轶闻哪!

「收起你那龌龊心思。」他眸底羞涩倏去,目光变得冷冽。

房绍打了个哆嗦,忙缩了缩脑袋。「属下不敢、不敢。」「嗯。」文无瑕伸手取过一本奏折,淡淡道:「下去吧。」「是、是。」就在房绍摸着寒毛直竖的后颈,正要跨过政事堂的门槛时,背后那清亮温雅嗓音再度响起「录-份孕妇须知,明日搁我案上。」「是。」房绍低下头,拳头紧抵在嘴边,肩头可疑地微微耸动了起来。

花墙柳荫下,传来莺声喔喔。

「什么?宠妾灭妻?」「可怜我表姐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瘦得不成人形,现下就只差领一纸休书了。」「唉,生做女人就是苦,遇人不淑也只能认命。」在丫鬟们最后做总结的一片唉声叹气中,一个甜脆脆的嗓音飞扬而起,极度不悦「我说你们争气点行不行?女人又怎么着?」丫鬟们睁大了眼睛,齐齐望向那被包围在正中央,原本翘着二郎腿喝茶、听东家长西家短,却越听越火大的有孕娇美小妇人。

「那夫家确实太欺负人,可他们硬是占了条理儿,说我表姐嫁入他家三年,肚皮都没消息」丫鬟小史呐呐道。

「嗤!」夏迎春打从鼻孔嗤笑了出来,莲花指轻拈茶盖,拨了拨碗上的茶叶。「谁说生不出孩子就一定是女人的问题?田地好也要种子强,都播了还长不出娃,怪谁啊?」丫鬟们都是未出嫁的姑娘家,不禁羞红了脸。

「迎春姑娘」「真真臊死人了」「人家听不懂啦」「一个个都别躲,现在不多学着点儿,到时候进了洞房两眼一摸黑,教你们哭都没地方找去。」夏迎春娇媚媚地睨了她们一眼,流露出几分昔日怡红院老鸨的气派。

「迎春姑娘」几个丫鬟听得双颊发烫,一时窘得连手脚都不知高怎么放了。

「罢了罢了,等你们出嫁前夕再来找我学吧。」她只得挥挥手,先行放她们一马。

丫鬟们唯唯诺诺地应了,既是掩不住的满脸腼腆,又是掩不住的暗暗感激。

「迎春姑娘,依你看,我表姐这事儿还有转圈的余地吗?」毕竞是自家亲戚,小史还是忍不住开口求助。

她柳眉斜斜一挑,「那你表姐是想在夫家站稳脚步,还是干脆一拍两散?」「我听她的口气好像还是舍不得失君的。」小史叹了口气。

夏迎春闻言也叹气。都说是痴心女子负心汉啊!

「好吧,我是可以助她大发媚功,压倒小妾,拢回相公的心啦,不过千方百计挽回了根墙头草,也不知值得不值得。」她咕哝,「这世上三条腿的猪没见过,两条腿的男人可多了去了」「真的吗?迎春姑娘,谢谢你!」小史假装没听见后头两句,只前头的话便是大喜过望。「婢子就知道找你一定行的。」是呀是呀,举凡夫妻失和、床事不顺、阴阳失调等等,都是她的专业强项。

「打铁趁热,明儿个就叫你表姐到相府—不对,不能在相府。」要是被文无瑕知道可坏了,她略一沉吟,道:「就找间僻静点儿的客栈吧,我给她讲讲课,顺便教她几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床上功夫。」「迎春姑娘」T鬟们再度异口同声。

「又怎么了?她一怔,看着一、二、三、四张红得如熟透脸庞子的小脸,这才会过意来,有些苦恼地摇了摇手。「哎,知道了知道了,要口有遮拦,不能淫词秽语。真麻烦。」正说话间,突然远远看见谭伯身姿笔挺地走过来,手里还抱着本账册,正气凛然威风赫赫,果然不愧是相府的大管家。

几个丫鬟一瞥,顿时慌得惊跳四散,唯恐上工期间不务正业被管家逮个正着。

「咦?动作这么快?」夏迎春才收回视线,四周已经跑得没半个人影。「难道是传说中的轻功」谭伯渐渐走近,一见是她,老脸顿时堆满了讪讪之色。「迎春姑娘你在啊。」「管家好。」她顿了顿,也只得有什么应什么。「唉,是啊我在。」「那个,尽早的补汤可还对胃口吗?」谭伯半天也只挤出一句话。

「很好喝,有劳了。不过还请你回禀相爷一声,往后不用这么费功夫,还特地让厨房给我炖补湎,民女无功不受禄,实在受之有愧。」她起身朝谭伯福了福身。

「迎春姑娘不用客气,远来便是客,相爷特意吩咐过的。」谭伯小心口翼翼瞅着她的神色,既自觉愧疚,又怕她怨气还没消。

「不敢。」夏迎春勉强挤出一朵笑,又是欠身一礼。「我先回房了,管家慢走。」作戏自然得作全套,既都勾起了谭伯的自疚,没有一而再,再而三,三天两头的好好利用一下,岂不浪费了而且也因为这样,谭伯愧疚的对象范围自然而然地延伸到了宛娘身上,后来在面对宛娘红着脸送上点心时,他往往也只能讪讪然地收下,却再也不好意思拒人家于千里之外了。

「呃--」谭伯看着她扶着腰默默消失在转角处,心底歉意更深,却也暗暗心惊胆战。

相爷和迎春姑娘之间到底是不是真有那一回事儿?

假若迎春姑娘的失君另有其人,眼下,又该怎么办才好?

连局面,好似逐渐演变到越发不可收拾了。

谭伯忧心忡忡,良久后,也只能摇着头怏怏地离去了。

当天晚上,文无瑕回府之后,在松风院月洞门口来回迟疑了很久,想进去问一声「补汤都喝了吗」可最终还是面皮薄,摸摸鼻子默默地回了自己的竹影院。

然后也不知怎的,他一夜翻来覆去,竟不成眠。

颠鸾倒凤第五式两爱吟声啼不住,前浪后浪乱纷纷。

第二天一下朝,拿到了那张密密麻麻的孕妇须知后,文无瑕便兴冲冲地赶回相府。

「夏姑娘呢?」他强捺激动,温言问。

「回相爷,夏姑娘出去了。」「出去了?去哪里?」他心重重一撞,脸色微变。「她带了行李吗?」谭伯赶紧解释:「没有没有,夏姑娘只说要上街转转儿,会回来的,行李箱笼也都还在。」文无瑕松了一口气,随即追问:「她自己一个人出门吗?有没有人陪着?有没有诗人括轿子送?几个人跟着的?有护卫跟着去了吗?」谭伯的表情从讶然到恍惚道震惊,最后则是恍然大悟,跟着有些心慌意乱起来,却也只能点头应道:「有的有的,四个丫鬟自愿陪行了去,还有元子押轿,不会有事儿的。」「轿子有命人多铺了些软垫子吗?她毕竟是有身子的人,颠着晃着都不好。」他清眉微蹙,「得格外留意才是。」「相爷,您放心,老奴都安排妥当了。」谭伯偷瞧了自家相爷仍然皱眉不安的神情,登时心乱如麻。

看相爷的模样好似对迎春姑娘不再那般疏淡提防了,可是万一事后证实了迎春姑娘的夫君并不是相爷,而是另有其人,或者迎春姑娘确实就是他私定终身的女主,文家未来的主母谭伯越想越是心惊,一张近日忧思重重的老脸就揪得更苦了。

本还想再问详细些情况的文无瑕见他的苦瓜脸,反倒被逗笑了。「怎么了?谭伯,府里有什么棘手不顺心的事吗?」谭伯看着他,欲言又止。唉,最让人不省心的,还有谁呀?

文无瑕凝视着这自幼时便扶持他至今的老家人,笑意温和如涓涓清溪流水,令人心旷神怡。

「谭伯,我们是一家人。」他柔声道。

「相爷,迎春姑娘是个好女子,老奴也颇为敬重她。」谭伯犹豫了很久,终于道:「可容老奴大胆实心说一句,依相爷天人之姿,还有如今朝中地位,及文府家风,迎春姑娘不论是出身谈吐气质,都与您不宜相配。」他心一紧,面色如常,只微微侧首,轻声道:「谭伯,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老奴怕相爷一时心善意软,铸下大错。」谭伯是文家家生子,尽心尽力侍奉了文家两代人,自老主子们过世后,便一心一意都扑在少主子身上,所以明知这些话说了有些大逆不道,还是忍不住直抒胸中所思所虑。

文无瑕默然无语,这几日所有骚动迷惘紊乱的心绪,顿时间沉静了下来。

一旦清明的理智回笼,几乎是所有他不愿去深思的种种疑虑及顾虑,全数椿椿件件地坦露在阳光底下,一清二楚。

文府是有祖训的。

婚配之主母须身世三代清白,书香世家,并琴棋书画,管家治事,宫礼世仪,样样都要精通。

他眸光有些黯然,随即又变得稳若磐石的坚毅笃定。

是,祖训不可违,规矩不可废。

「谭伯,我心中自有主张。」他把握在掌口里的纸笺揉绉了,带着一丝不自觉的轻颤。「断不会辱没文家德风的。」谭伯点点头,理应觉得松了一大口气,可心情却有些沉重,好似做错了什么。

文无瑕目光望着不远处碧绿绿的摇曳竹影,像在寻思,又像什么都没想。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老奴告退。」谭伯无声叹了口气,躬身就要退下。

「谭伯。」「老奴在。」谭伯一愣。

「可若真是我。。。。。。」文无瑕修长玉立的身形挺拔如竹,低沉语气中连着一抹坚定。「对她,便不会相弃。」若他就是那个始而动情,后又忘情的薄幸郎,那么无论爱或不爱,他都会负起这个责任。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