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4月号B > 预谋逃婚

预谋逃婚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4月号B作者:飞言情

风翎珑

乱世南京,金陵公子下落不明,众人焦急寻找之际,绝对想不到他只是为了一句玩笑,而和程公馆的大小姐携手私奔,可明明二人素不相识,甚至还有一段悔婚恩怨的啊……

他的唇瓣拉平,嘴角上扬,微微露出牙齿,说:浅浅。

1迷雾南京

九月清晨的南京郊外,白墙青瓦间透着一股雾蒙蒙的慵懒,石板街道上不时有匆匆而过的行人。在一个十字街口处,瘦瘦小小的报童正扬着手里的早报,卖力地推销着:“沈家公子沈落失踪!提供线索的赏钱一万!”

一只白净纤细的、女人的手越过孩子的头顶接过报纸,在那双新月一样的美眸触到占据了整个头版的男子的相片时,女子顿时大笑出声,一点也没有传统女子的矜持:“沈家军继承人沈落三日前离奇失踪,知情上报者悬赏一万!真逗!”

女子拿着报纸转身就走,那人精似的报童正要伸手拉住她的白底碎花洋裙,一张崭新的百元纸币就 落在了孩子的掌心。

报童顺着那张钱币向前望去,给钱的是一直跟在女子身侧的男人,大檐帽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

等孩子从从天而降的百元大钞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只能直愣愣地盯着那男人紧随着女子远去的俊秀身影:“先生……这太多了……”

这个报童绝对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那个用一百块钱买一张报纸的男人正是被人用巨幅头条找寻的失踪的男主角——沈落。

而他好端端地走在南京城的郊外,若无其事地伴着一名女子。

直到程浅兴味盎然地看完整篇报道,才意识到两人还没有吃早饭,可是,当沈落一脸无辜地掏着空空如也的口袋告诉程浅,那张买报的百元钞票是他俩最后的积蓄的时候,程浅额头上不由得青筋直跳。

“沈公子,你不要告诉我,离家出走的这三日,你就是这样挥霍我俩的共同财产的?”

男人明媚而幸福地笑着,不说话,却是默认了。

然后,在女子气鼓鼓地说要把他拿去换银子的时候,他一只手拉上程浅,一只手压低帽檐向不远处一个不大的早餐店走去,并在中年大妈谄媚的目光下很是镇定地要了吃食。

热腾腾的面摆在眼前,程浅瞟了瞟对面大快朵颐的沈落,裁剪得宜的白色衬衫和这略显脏乱的小店分外和谐,他分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却没有沾染上高不可攀的味道。

“快吃,别担心付账的问题,”沈落用筷子敲敲程浅的碗,“我有办法。”

而沈落所谓的办法就是,在吃饱喝足之后,趁着店里食客众多而老板又不注意的时候,抓起程浅的手夺门而出!

从跃起的那一瞬间起,程浅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她眼前只有男人被帽子遮住的后脑勺和让人无端安心的背影,哪怕身后是同样夺门而出的老板和他如杀猪一般的怒吼“吃白食啦,前面的两个浑蛋吃白食”。

在迅速后移的巷子中,那些过往的人和风景都已模糊,清凉的风吹拂着程浅的面颊,她闭上眼睛,把自己交给前方那只不会抛下她的手,用力地奔跑下去。

程浅的一辈子,只这样跑过两次,一次是现在,一次是将来。

“浅浅,这才是真正的私奔吧?”

“沒错——”

是的,南京沈家军大少爷沈落和留洋回国的程家大小姐程浅,已经私奔三天了。

而他俩,也只认识了三天而已。

2前尘往事

这完全不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而是一个渴望自由的男人和一个脑抽的女人,在天时地利人和下碰撞出的狗血剧情。

那是在程家为了程浅的回国而开的一场晚宴上,邀请的全是南京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也邀请了沈系军阀,但根本就没有想到沈家真的会来人,而且来的还是名满南京的贵公子沈落。

毕竟,在三年前,程家和沈家有过一段恩怨。

灯火璀璨,莺歌燕舞的大厅里,程浅在旋转楼梯上第一次见沈落,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正常的自我介绍,而是:你的人生太无趣了,愿意,就跟我私奔吧。

换作任何男人都会轻笑一声,然后巧妙地避开宴会主角无厘头的要求,但结局是沈落微笑着点了头。

那时程浅觉得自己如同西方的骑士,爬上高塔救下被囚禁的公主,而西装笔挺、风度翩翩的沈家公子就是那个所谓的公主。其实,程浅不懂,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沈落,再也没有人会为她这句话抛下所有。

于是,两个初次相见的男人和女人就这么相约在那天宴会结束后,没有任何理由,不带任何东西,就这样出走了。

而此后沈、程两家也没有将两个人的失踪联系起来,不仅因为程浅和沈落的素未谋面,还因为程浅曾为了解除和沈落的婚约,跳断过自己一条腿。

三年前,沈、程两家的恩怨,就缘于那场女方中途反悔的婚约。而三年后,谁又联想得到,这两个年轻人会一起私奔呢。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程浅和沈落的身无分文让身为男人的沈落开始承担起供养两人吃饭的重任,他表示自己可以把身上的金表什么的卖掉,然而,这个想法一提出就遭到了程浅的冷嘲热讽,于是,他只得像南京城里所有有家室的男人一样,去找工作。

在不能暴露身份、无法展示自己的高学历的情况下,沈落还是凭借自己强健的体魄找到了两份活,一份是白天的时候在附近的养鸭场里做长工,这个活计被程浅取笑了好久,因为每天黄昏男人回到两人租住的小房子里,有洁癖的沈落都会像火烧了屁股一样冲到水房里洗好一段时间,而另一个就是在晚上的时候,帮邻里街坊抄抄书、写写字。

沈落明显更偏爱后一个工作,这大概是因为程浅会偶尔发发善心在夜深的时候给他蒸个鸡蛋,或者用不太精湛的厨艺来煮碗白水面,男人则每次都会吃得干干净净,连汤都不剩。

其实,沈落更愿意和程浅离开南京,无论是到山水旖旎的苏杭,还是纸醉金迷的上海,在哪里,他都只是简单的沈落,不是鼎鼎大名的金陵公子,更不是大军阀沈星的唯一继承人。只是,程浅宁可和他龟缩在南京城郊一角,过着躲躲藏藏的小日子,也不愿意离开。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