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4月号B > 确认过眼神,世子是我的人

确认过眼神,世子是我的人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4月号B作者:飞言情

萧四娘

貌美如花、异域风情的安王世子江停是一个奇葩,他倾尽毕生之力来让我下不来台,美其名曰:爱你就要在你眼前刷存在感。我不懂这神逻辑,却也忍不住投身这场相爱相杀的戏里。银子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江停故,二者皆可抛。

楔子

安王世子江停是个有故事的男同窗。

安王尚年轻时封地在安晏城,和羌国相近,羌国流军时不时来城中突袭一下,偷袋红薯,拿排猪肋骨,没什么大事却烦得让人脑壳儿疼。

安王亲自带人出去,随后和羌国女主将双双掉崖,两日后两人被救,正赶上先帝驾崩,安王接到消息回金陵城,之后再没回来。

十八年后,金陵城来了个绒毛卷发,鼻梁高挺的异域风情小公子,站在安王的面前,一张嘴,却是和脸完全不配套的浓重东北口音:“爹,初次见面,有啥指教没?”

见过大风大浪的老油条安王,傻了。

第一章 确认过眼神,是能让我暴富的人

这异域风情小公子就是羌国女主将给安王生的儿子,叫江停。

江停那貌美的娘过世之后,他就来金陵城投奔安王了。毕竟是带着他国血统的孩子,且如今大禹和羌国的关系越发紧张,江停留在府中肯定会让人说闲话。安王正思考对策,一个头四个大的时候,江停又开口了:“娘亲说,世上王爷多渣男,如果爹也是这个德行,就让我在身上挂个大牌子游街,上面四个大字:卖身求父。”

老油条安王的头顿时更疼了。

在没见过这位混血世子江停之前,我在太医院每次听众位同僚说起这段时脑补下那画面都会笑得前仰后合。

但是见到他之后,我不光笑不出,还有点儿想哭,譬如现下——

太医院的院落里单独辟出来一个房间里,我正瘫在垫得软软的靠枕上,手做慷慨激昂指点江山状:“这含羞草要晒到七分干再去碾碎……那个如意果不能直接放进药杵里捣……”

一屋子药童来来往往地忙活着,我动了动躺得有些发酸的药转了个身。春日的午后,太阳暖洋洋却不晃人,从半开的窗柩拂过一枝桃花照进来,睡个觉真的是人生享受。

我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看了看窗外,就这么看到了桃花,屋檐,还有一个黑点。

那黑点一会儿远一会儿近,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看得我更晕。闭上眼,也就那么一刻的晃神,我倏地睁开眼,坐起,下一刻那“黑点”彻底放大,就立在窗前。

他微卷的发半披半拢,用天青色的发带系着,配上那张艳绝金陵城的异域脸,美得让人心口发滞。

只見他勾了勾唇,手抽着系在腰间的粗绳在手,潇洒地一扬,“商太医,干哈呢?”

我:“……”这浓重的东北口音真让人出戏。

眼看着避无可避,我踏门而出走到江停面前,短短几步路,求生欲旺盛如我,已经想好了七八个婉拒江停的借口——

“下官其实有帅哥恐惧症,一给长得好看的公子看病就会口吐白沫,浑身抽筋。”

“男女授受不亲,这传出去世子的清白就没了。”

但是当和江停面对面时,我才发现所有的挣扎在他那张脸面前都是苍白的。

江停刚刚用了个装置,像荡秋千一样从墙外荡进来,剧烈运动下他鼻尖沁着晶亮的汗珠,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也不说话,无声地用颜值来震慑我。

我强撑着不低头,“看世子满面红光,气色极好,来太医院一定是来做面部保养的。张太医做这个那可是一绝,下官给你叫他过来吧!”

我鬼扯着要跑,胳膊被江停一把扯住,“我若是来做那个,为啥要翻墙,这摆明了要干一些不可描述不能让人知道的勾当,对不小净净?”

他这话说得不高不低,但刚好能让围观群众清楚听到。我一张脸顿时炸红,脑子也被激得离家出走,“世子不要欺人太甚,打死我我都不会干那事儿的!”

……气势倒是很对,但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大对劲儿的样子?

江停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在我眼前晃了晃。通体黄白色的玉,玲珑剔透,光下隐隐见里面红色血丝缠绕成结,一看就非常贵。

我心下一凛,眼睛越发直勾勾。

江停将那玉晃了晃之后又揣好,和我安静对视。

确认过眼神,是能让我暴富的人。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片刻后,我拿着药箱欢快地跟着江停身后走了。

第二章 长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一开始我在太医院基本就是查无此人的状态。

因为我是给后宫娘娘们做面部保养的,比如调个让人好颜色的胭脂膏。太医院的院正夏天无觉得我是太医院里吃干饭的,就大手一挥把我划到药童行列。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前一篇: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嘻嘻哈哈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