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17年10月号A > 皇子,请问还缺电灯泡吗?

皇子,请问还缺电灯泡吗?

来源:桃之夭夭17年10月号A作者:飞言情

安贪欢

她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厨子,为什么要逼她干当杀手的副业?杀人也就算了,她还爱上了被杀害的对象,请问美丽的白雪皇子啊,你还缺对象吗?

一碗点心引发的血案

皇宫里最硬气的人,当属福来来,所有人见到她后,都露出对烈士才有的崇拜和惋惜。

其实这不是福来来想要的出場方式。

她只是御膳房的一个厨子,如果硬要走入广大群众的视野,她希望是暴富、升官、嫁俊郎,而不是得罪大岐国最受宠的皇子白雪。

那日,阳光明媚,福来来做完各宫的点心后,喜滋滋地将好不容易从师父福气东那里得到的美容养颜汤料倒进了汤罐中,大火煮透再小火慢炖,她蹲在灶台边,仰头看着香炉。

再有半炷香的工夫,她就可以体验一把吃精致的后宫甜点生活了。

然而一条鞭子,打碎了福来来所有的憧憬。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破碎的汤罐,然后僵硬地转头,顺着地上的鞭子,找到了始作俑者。

白雪一身华服,面如冠玉,长身玉立,只是面露怒色,又隐含惊讶——不过是一个汤罐而已,为什么那边的奴婢要用一副杀了她孩子的眼神瞪着他?

但很快,他又想起了此行的主题,收回鞭子,皱眉道:“你难道不知道本皇子就喜七分温的燕窝银耳羹吗?居然煲得这样烫,你要烫死本皇子啊!”

福来来颤巍巍地站起来,也不知道是蹲久了腿麻,还是因气得发抖:“所以你就为了这个,打碎了我的汤罐?”

白雪也瞪大了眼:“这理由难道不够?你晓得我是谁吗?”

或许是因为这年头,福来来背过的锅太多了,饭菜凉了不怪送菜的太监,怪她;甜羹烫了不怪伺候的婢女,也怪她。

于是她涨红了脸,回道:“白雪……皇子。”

白雪是大岐国最俊朗的男子,且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却唯独不喜自己的名字,所以极为忌讳别人叫他的全名。

因此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接着就传到了皇上的耳里。

福气东带着福来来跪在大殿下,敛色屏气。

皇上端坐在上面,冷声道:“你们可知罪?”

福气东:“奴才惶恐!”

福来来:“奴婢诚惶诚恐!”

白雪在旁边冷笑得意,相当子仗父势。

就在皇上要下令严惩福来来时,皇后抱着小皇子款款而来,一声娇柔的“皇上”,把龙椅上的人心都叫酥了。

原来,白雪和福来来的一番折腾,打翻了皇后给小皇子炖的补品,于是来兴师问罪了。

在皇后的神助攻之下,剧情峰回路转,皇上心疼地看着一脸嗷嗷待哺的小皇子,无奈一并惩罚了白雪——让他和福来来一起砍足五天的柴火。

于是福来来扬名了。

不平等条约

宫里唯一不被福来来名气所折腰的,就是御膳房总管,福来来的师父福气东。

“你晓得我当初为什么叫你福来来吗?”

“不是因为你是我捡来的,而是寓意福气东来。”

“要想在这宫中平安度日,就得远离是非权贵。”

福来来忙不迭点头:“这只是个意外,那些权贵根本不认识我。”

此时,一个奴婢跑过来,道:“皇后娘娘有旨,传福来来。”

景寿宫蓬荜生辉,富丽堂皇。

福来来在地上跪了半个时辰,皇后才屏退了左右,缓缓进入正题:“就是你敢跟大皇子作对?”

“谣传,绝对谣传。”

皇后眼皮也不抬:“那就拖下去,乱棍打死吧。”

福来来到底自小被福气东带在身边,马上反应过来,磕头表忠心:“全听娘娘吩咐!”

“算你识相。”皇后拖着长长的裙曳,走近她道,“大皇子喜欢打猎,本宫要你跟在他身边,在他狩猎的时候,伺机做了他。”

福来来有些困惑:“怎么做?”

“自然是……”皇后往脖子上一比画,福来来就觉得自己离福气东的期望渐行渐远。

“娘娘,请听奴婢一言。”她看着皇后的神情,露出认真的表情,“奴婢手无缚鸡之力,赔上性命事小,耽误娘娘的大计就不好了,所以还得从长计议!”

“暗杀、陷害、美人计,本宫都试过了。”

福来来感叹一声,白雪这厮命还真硬!

“所以此事,交给你去办,本宫也放心。”皇后慢条斯理道,“如果大皇子不死,本宫就杀了你。”

“奴婢绝对奋不顾身、舍生忘死地完成娘娘的任务!”

次日,艳阳高照。

福来来汗流浃背地砍完第五捆柴,再看看一边坐在阴凉处抖腿的白雪,忽然有些理解皇后的做法。

望着堆积成山的柴火,要让她一人砍上五天五夜,不用皇后动手,她已经猝死了。

于是她尽量让自己笑得和蔼可亲,走进他道:“大皇子不起来动动?”

“别跟我阴阳怪气地说话。”白雪白了她一眼,“我知道,如今你有皇后撑腰,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吧?”

福来来当下一惊,索性装傻充愣:“大皇子惯会说笑。”

白雪换了个姿势,睨着她,“当日御膳房,除了你的汤罐外,根本没有其他补品,皇后却为你说了谎。你回御膳房后,又被叫去了景寿宫。凭这两点,你还敢狡辩?”

她没想到白雪看似顽劣,心似明镜,还是打着哈哈:“大抵是皇后平日里,想多炖些补品什么的吧。”

“你是说皇后找你走后门?”白雪露出一抹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然后冷声道,“鬼信。”

然后他甩手走人,一直罢工到第三天,仍不见踪影。要不是考虑到包工头是他爹,福来来绝对写血书,反对这样的压榨。

偏偏就在她打算认命砍柴时,两个宫女碎碎念着经过,说是大皇子在校场练武,英姿飒爽犹酣战。

这一下,福来来恼了。她在这里累死累活地砍柴,白雪却有体力去耍枪弄棒?好气哦!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我命似草芥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等福來来提着斧头去找白雪的时候,白雪已经舞完了十八般兵器,松散的衣襟让白嫩的胸肌半隐半显,福来来不由得看痴了。

但在一干宫女的尖叫声中,她很快回神,小跑到白雪的面前,挥着斧头喊:“大皇子,皇上喊您回去砍柴啦!”

白雪的脸色不断变化,最后黑着脸瞪她,而他身边,一个穿着淡雅的美丽少女捂着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后来,福来来才知道,原来那天白雪练武,是为了吸引来宫中看望皇后娘娘的宰相千金曲漫儿,而她的一声呐喊,让他泡妞的计划功亏一篑。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