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9期A版 > 老板是外星人

老板是外星人

来源:飞言情2013年09期A版作者:墨然回首

“近日,各地相继有市民宣称亲眼目击空中有不明飞行物。科学院专家辟谣,称是军部试射的探空导弹,并……”

电视中,女主持人有条不紊地播报着午间新闻,比挡光板还平板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昨天在酒店揪着小三和老公拼命的癫狂模样。

我盘腿坐在地板上,慎重考虑是用两块八的方便面还是四块五的蘑菇鸡汁饭解决晚餐。一道手机铃声伴随着窗外一道响雷惊得我手一抖,掉在地上的是方便面,于是我迅速决定依照上天的旨意,吃掉那盒昂贵的速热饭。

紧接着马不停蹄地蹿向客厅,冰箱箱顶上的手机依然坚持不懈地响着。

三分钟后,我从那栋号称古董实是危房的筒子楼里连滚带爬地奔了出来,拐出拐角的时候带到了王家阿婆的一盆广兰,惊得她大呼小叫,追出来骂骂咧咧:“作死哟,你个一辈子红不了的三流小明星,赶着去投胎哦。”

手忙脚乱帮她摆好花盆,我万分感动道:“阿婆,谢谢你!你是第一个把我当作明星的人!下次我再也不从楼上往你家院子里丢狗毛了。”

然后继续以狂放不羁的姿态,向马路滚去。

在我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时,又是一道刺目的闪电,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哎哟,今天这天气怪得很哪。”司机师傅嘀嘀咕咕道,“小姑娘,你去哪儿啊?”

我抹了把脸上的水,含混地报了个地址,把外套拉紧了些,才觉得暖和了点。一道又一道的闪电接连而下,噼里啪啦的雨珠子打在车窗,天昏黑得像电影镜头里世界末日来临时的模样。

自从那件假死的荒唐事之后,我一直不太喜欢雨天。好像一到下雨天,全身就和浸泡在冰水里似的寒冷。哪怕是在这炎炎夏日。白锦说我这是精神层面的障碍问题,并坚持不懈地推荐我去看医生。

天晓得,打从停尸房里爬出来后,我就对医院这种地方产生了天然的过敏反应,表现为两眼一翻,腿一蹬的假死状态。

出租车里播放着大鼓相声,叱咤风云地演绎着哪朝哪代的传奇。司机的嘀咕声夹在中间朦朦胧胧的,大意是今日不宜出行,赶着回家。

这样模糊的气氛让我酝酿出了几分睡意,不过临睡前我还不忘使命地提醒了句:“师父开快点啊……”

那个啊字刚刚从口里说出来,刺耳的刹车声几乎撞破了我的耳膜。在惯性作用下被迫甩到前面的我两眼一抹黑,最后一眼的画面是翻过身砸下来的油罐车,还有……一个瘦长的黑影。

砰的一声巨响,无数破碎的玻璃扎进了我的皮肤里,巨大的恐惧与寒冷里,我唯一的想法是,早知道又要死一回,为什么不吃掉那盒蘑菇饭……

“颜臻!颜臻!”

出离愤怒的咆哮将我从无止境的坠落中唤醒,腾地直挺挺坐起身,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背后的冷汗湿透了衣服。

“外交部呼吁各方冷静下来……”占据了半面墙的挂屏电视中,女主播的脸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望着眼角隐约瞧得见皱纹的她,我迷茫地喃喃自语:“宋茹不是走民生方向的吗?这么快就播国际新闻了?”

“民生?”叫醒我的人漫不经心地说,“三年前她离婚后就托关系从综合台转到国际新闻台了,谁受得了天天面对自己的前夫和小三出双入对啊。哎,”一张脸忽然贴到了我眼前,稍有些担忧道,“这几天通告是有点多,颜臻你是不是累到了?”

我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躺着的地方陌生非常,既不是自己和白锦那套四十平方米的简装房,也不是常常窝着的龙套间。

“颜臻?”

“啊?”我直直地看着她。

站在我面前,年纪三十左右的女人,双手叉腰,拧紧着眉头俯视着我:“颜臻,这时候你可别给我装疯卖傻,卖弄演技啊。”

一提到演技,我就忍不住嘴角抽搐。

十八岁出道,摸爬滚打了两年,一同被公司选中的同学姐妹粉的粉红的红,再不济也能在某某编导的戏里混个女二号,偏偏我和白锦两个一日复一日地跑着龙套。为自勉,我自封白锦与我为“龙套双侠”。

对此,白锦表示出了很大的抵触情绪。

我拍拍她的肩说:“少年,这年头没个封号名头,都不好意思出门啊。”

直到白锦前段时间做群演时,踩狗屎一样被个知名编导看中了。而傍着一身烂演技的我,依旧无人问津。

戏剧学院的一位老师曾点评过我的演技:“笑起来像哭,哭起来吓人,让你扮面瘫你能装脑瘫。将来你出名只有一种可能,去演个精神病女主角。”

从眼前人将近十分钟的喋喋不休中,我挖掘到了以下几个信息:

一,我大概真穿越了,现在离我去找白锦那一天已经过了三年;

二,在这短短三年间,白锦一炮而红,眨眼金盆洗手,退隐嫁到国外相夫教子去了;

三,我依然混在这个娱乐圈里,并且……我现在红了……

“这个红,到底有多红?”我迟疑着问了个十分关心的问题,顺便哀悼了下挖掘出我的那个制片人的狗眼。这得有多瞎,才能看出我身上具有的所谓被深深埋藏的演艺天赋?

让我叫她金姐的经纪人随手塞了本杂志到我手中,轻描淡写地说:“市面上的报纸杂志差不多都有你一个版面。”

……

原来三年之后,我出息成这样了!颤抖地捧着杂志,看着上面笑靥如花走在红地毯上的我,不禁喜极而泣。

“得得得,别在这儿和我卖泪水,一会儿你去记者招待会上再扮可怜吧。”金姐卷着报纸丢到我怀里,手叉腰,横眉竖眼,“你明明知道秦公子对你有意思,你还和别人深夜出没酒吧!颜臻,一会儿你可给我在秦公子那里使劲哭,最好把你这位衣食父母哭得立刻潜规则了你!”

啊?记者招待会?秦公子?

……

到了现场,金姐再三叮嘱:“一会儿不管别人问你什么,你只要回答不知道,秦公子那边也是。”

前一篇:为君上红妆

后一篇:妄想情人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