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8期A版 > 小心妹妹

小心妹妹

来源:飞言情2013年08期A版作者:刘文君

时间终将湮灭一切,埋葬是与非,错与对。

楔子

苏晨雪轻轻走到苏暮雨的身旁去,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来。

立在一旁的医生很是为晨雪担心:“她如果受到刺激,会伤人的。”

全世界的人都拿暮雨当疯子,可她永远是晨雪的妹妹,这是不争的事实。

暮雨双目呆滞,头发蓬乱不堪,看得出已经许久没有清洗。晨雪毫不介意地抚摩她的脸庞:“暮雨,我来带你回家。”

听到家这个字,她似乎有了点反应,回过头来呆呆地看牢晨雪:“你是谁?程牧呢?他为什么不来接我?”

一连三个问题,问得晨雪哑口无言。

她垂下头去,过了许久,才勉强笑道:“他在家等你呢。来,跟我回家。”

暮雨这才战战兢兢地靠近她,似乎还有些不信,再一次确认道:“你没骗我?他真的在家?”

“当然。”晨雪维持着嘴角笑容的弧度:“我马上带你去见他。”

第一章

她们第一次见程牧,是在孤儿院。

院长将她俩推到程牧面前去:“以后由这位程先生做你们的监护人。”-

暮雨胆怯地低着头,倒是晨雪提起胆子打量了他一眼。

他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有一张异常清俊的脸,长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有些严肃的长相,但通身散发着一种别样的气质,怎么形容呢?

对,儒雅。

程牧温和地与她对视,嘴角一动,笑了:“你是姐姐?”

晨雪一愣,惊讶于他的洞察力。她跟暮雨是孪生,虽然长得不像,但很少有人能第一眼就分辨出谁长谁幼。

他精明到这等地步,谁知道会有什么企图?

晨雪忽地有些不敢将她们的未来交到他手里,她抬起头望着院长:“还有很多希望被领养的孩子,我跟暮雨就快成年,希望自力更生。”

院长正要开口劝,却被程牧以手势制止。

他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晨雪,惊讶于这还未成年的孩子,说话竟已经如此讨巧周全。

看来父母车祸去世之后,她们应该吃了不少苦,只有生活艰辛的人,才需要修炼得八面玲珑。蜜罐里长大的,通常任性骄横。

“你叫晨雪,是吧?”程牧蹲下身来与她齐平,“很有志气。”

晨雪倔强地抿着嘴,不答他的话,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想要把他看穿似的。

夸奖完了她,程牧惯常地皱了皱眉头,不忍心告诉她社会是何等现实,却又不得不说:“有志气是件好事,你出了孤儿院的门,找份月薪一千的工作怕也不难。只是我想给你提个醒,你妹妹还要上学。”

他一副旁观者的架势,利弊都分析透了,就那么摆在你面前,任你挑拣。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晨雪再老练,到底也是个小孩,这么重大的选择,她轻易做不了主,便回过头去看暮雨。

暮雨打一进门就低着头,此刻却忽然抬起下巴来,冲着晨雪坚定地点了点头。

程牧也跟随晨雪的目光而去,上下打量了一番暮雨:“暮雨长得比较像妈妈。”

晨雪疑惑地瞥他一眼,程牧便摸了一下鼻子解释道:“院长给我看过你们的全家福。真可惜,那么好的家庭。”

“程先生。”晨雪还是很谨慎,“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领养我们?”

程牧一怔,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非要给个理由,也许是我脑子突然被烧坏了。”他耸耸肩,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时的晨雪,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他的这句话,等到真正理解的时候,她才确认,他的脑子的确是被烧坏了。

不过现在她压根没时间思量这话中深意,她和暮雨,一左一右牵着程牧的手,缓缓走出孤儿院的大门。

直到很久很久的以后,苏晨雪依旧记得他掌心传过来的温度。

父母去世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这样温柔地牵过她的手。

她贪恋这一时半刻的温暖,却不知道,所有的温暖,全都要经历刺骨的严寒。

第二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进了程家之后,晨雪才初次懂得钱的好处。

暮雨很快便入读了市一中,而晨雪,因为之前要供暮雨读书而休学,功课落下太多。在国内高考比较困难,程牧打算将她送到英国,特地请了家教练口语。

父母未发生车祸前,倒也算是幸福的家庭,虽不富裕,但苏正毅夫妇极其宠爱这对孪生姐妹,简直如珠如宝。

可即便是亲生父母,也做不到像程牧这般周到妥帖。

他亲自带她们去挑衣服,从不对她们评头论足,如果下班太晚,一定先跟她们通电话告知。

晨雪以为,苦了这么些日子,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直到暮雨的班主任打来电话。

没来及通知程牧,晨雪就匆匆地赶到了学校去。

暮雨的左边脸颊被抓出一道深红的血印子,结痂之后更加触目惊心,即便这样,她仍旧倔强地扬着一张脸,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虽然心疼,可之前人贫矮三分,晨雪习惯了被欺凌,只想息事宁人,根本不敢问原由,就跟对方家长道歉:“对不起,是我们家暮雨不懂事...”

还没待那边应答,暮雨却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姐姐,我没错,你凭什么道歉?”

晨雪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这个闯祸精,还嫌事不够大吗?

她不理会暮雨的胡闹,又回头跟班主任说道:“给你添麻烦了,医药费我们会负责。”

“姐姐。”暮雨嘴唇哆嗦着,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我不许你道歉,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我能在这里念书,靠的是你傍大款。”

尾音刚落,程牧便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程牧永远波澜不惊,他先仔细地查看了暮雨的伤势,确定并无大碍之后,淡淡地扫了一眼班主任,语气平静:“我在贵校捐了一座图书馆、两栋教学楼,就换了暮雨脸上的这道疤?”

前一篇:同龟于尽

后一篇:夫君双人格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