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6期B版 > 亲到无可亲密

亲到无可亲密

来源:飞言情2013年06期B版作者:苏域

1

魏清欢和何慕也有过最好的时候。

他们晚上就住在店里,窄小的双人床,挂了蚊帐也挡不住蚊虫那凶猛的攻势,没钱买空调交电费,风扇在头顶转啊转地吹下来时,就全变成了热风。

但哪怕热成那样,何慕也抱她在怀里,手里一把不知道是什么年代流传下来的蒲扇,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清欢说话,一边动作不停地给她扇风驱赶蚊子。

清欢笑着去描绘何慕清秀的眉眼,说:“虽然你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出息,但是嫁给你还不错,因为只有你会不抱怨一句话给我扇扇子。”

何慕闻言邪笑着逗她:“谁说我不抱怨?我在心里抱怨呢。就是因为要给你扇扇子,咱们有半个月没那啥了吧,你啥时候给我留个档期,咱们来商谈一下民生大事呗?”

清欢自然听出了他话里隐含的意思,笑着用脚趾去挠他痒痒,两人笑着闹着,不知不觉间,她就困了,枕着何慕的大腿睡了过去。

睡过去的前一秒,她都还能意识到何慕依然维持着这个抱她入怀的姿势,盘腿坐着为她扇风,一下又一下。

她数度想叫他歇一会儿,缓解一下早该酸痛没知觉的手臂,但每次都敌不过汹涌而来的睡意,甚至在睡梦中,她都能感觉到身侧而来的那一股股节奏轻缓的风。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候,也是彼此最相爱的时候,哪怕日子过得清苦。

只是情到浓时情转薄,物极必反,乐极生悲。

魏清欢想不到,他们的爱情就是从那时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2

凌晨两点钟的时候,何慕喝得醉醺醺的回来了。

更为准确地说,他是被他们店对面那家网吧店的美艳老板娘送回来的。

魏清欢面上洋溢的笑容就在开门那刻,目及快要贴在一起合二为一的两人时敛下去了,而更让她笑不出来的还不是这个,是烂醉如泥的何慕似乎并没有看见她伸出去意欲扶他过来的双手,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身边那个骚包美艳老板娘的胸上。

他先是愣了愣,两秒钟后大约是被那过大的弧度震了震,极没正形地笑起来。

魏清欢心里头堵了一口气,也跟着把目光移到了老板娘的大胸上,虽然实在是欣赏不出什么美感,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世上大部分男人都是喜欢这样的大胸的。

何慕显然也是这大部分男人中的一员,哪怕目光涣散,脸上一圈酡红,但那只颤抖不已的爪子还是试图向那夺人视线的大胸伸出去——

在距离目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魏清欢黑着脸忍无可忍地打下了他的手。

她在老板娘揶揄的讪笑声中把何慕扯了过来,送老板娘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她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你们家何慕今天和我们在温泉中心与几个小妹妹玩得很开心哪。”

魏清欢忙着关门的动作微顿,片刻后抬头瞪了那穿着低胸装风情万种的骚包女人,冷笑一声后毫不犹豫地摔上了门。

何慕被她随手丢在了地板上,挣扎了几下扑过来死死抱住了魏清欢的腰,嘴里唠唠叨叨来来回回地叫着她的名字,一边叫还一边试图凑过来亲吻她,被魏清欢偏头躲开后顿时变得委屈不开心了,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凶狠,不管不顾就把魏清欢推到地板上开始上下其手。

魏清欢的后脑勺碰到地板上疼得她蒙了一下,而这间歇里何慕就扑了过来,开始扒她的衣服,像只小狗一样在她脖子间拱啊拱,又是舔又是咬的。

他的目光已经完全迷蒙涣散,但嘴里却还是来回叫着:“清欢清欢清欢……”

魏清欢被他这念咒似的叫法念得心烦,但方才那个不愉快的小插曲带来的烦闷也跟着烟消云散。她正蹙着眉头苦恼怎么让何慕消停点,就听见断断续续叫着她名字的何慕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千真万确是在哭,并且还哭得歇斯底里、撕心裂肺。

魏清欢着实是被今晚的何慕吓到了,奇招怪招接二连三地来,好在哭得跟个小孩似的何慕不再专注于吃她豆腐,魏清欢得以从地板上爬起来。

她看了坐在地上捂着脸号啕大哭的何慕很是无语,半晌后转身想去拿毛巾给他,却没想刚走了两步就被何慕抱住了大腿,颠三倒四地扯着嗓子冲她吼:“我不走,我不走好不好?”

魏清欢纳闷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他的意思或许是让她不走。她叹了口气,蹲下来把何慕抱在怀里,温声安抚他:“我不走。”

何慕睁着湿润迷蒙的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像个弱智儿童一样破涕为笑。

魏清欢也跟着笑,假装没有闻到他身上刺鼻的劣质香水味。

3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魏清欢没看见何慕的人影。

昨晚哭到声嘶力竭的何慕头一歪就横躺在地板上睡着了,任魏清欢怎么拉扯就是不起来。魏清欢没办法,只好草草给他擦了脸和身体,换了睡衣。

她本来是想等今早把事情告诉何慕的。

魏清欢站在乱七八糟的客厅里,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早有准备,忽然觉得最近的何慕好像总是在有意无意地躲着她。

魏清欢看了一眼穿衣镜里面的自己,她不化妆,连保养品都没有几样,发型也不时髦,身上的衣服是去年还是前年换季大甩卖的时候购置的,至于身材,不提也罢。

的确是没什么好看的,难怪何慕有一天会看到厌倦。

她扯起嘴角自嘲地笑笑,却还是弯腰把何慕的脏衣服一一捡起来,拿去手洗。她总觉得洗衣机既浪费水还洗不干净,说到底还不是以前日子太穷而留下的根深蒂固的习惯。

洗衣服、拖地、刷碗洗菜,家庭主妇的上午短到一眨眼就可以忽略。魏清欢本想打个电话给何慕问他中午是回来吃饭,还是她把饭菜送到店里。还在犹豫要不要打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响了。魏清欢瞥了一眼,是昨晚那个大胸老板娘——

魏清欢没好气地接起来,首先听见的是那边乱哄哄的吵闹声,再是老板娘那标志性的夸张发嗲的惊呼声:“你们家何慕在店里和一个老主顾打起来啦,你不过来看看?”

愣了有好几秒钟后,魏清欢才后知后觉应了一声。

不怪她惊讶,她自从认识何慕开始,何慕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没什么大本事但也从来不会惹是生非的小市民角色,不说话站在那里就是个唬人的高富帅,一开口说话浑身的气质就暴露出了他那出身草根的本性。

前一篇:轮回锁之不忘

后一篇:电台情缘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