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4期B版 > 收徒这件小事

收徒这件小事

来源:飞言情2013年04期B版作者:浪里白条

1.

凉子山上,清风派。

绿树成荫,牡丹成海。席席凉风轻轻拂过面门,杨柳飘动妙似佳人。

佳人道:“妙儿,师娘我昨夜夜观星象,发现天上星星密密麻麻,掐指一算,嘿!今日你要捡个徒儿!”

我躺在舒适的藤椅上,闲闲地嗑着瓜子,闻言从藤椅上弹了起来,吐出一嘴瓜子皮:“徒儿?!”

师娘点点头,然后别有深意地挑挑眉:“玉树临风,倜傥潇洒,武功高强,踏实好养,如此好徒弟,可遇不可求啊!”

我重新躺了回去,继续嗑瓜子。

师娘一介妇道人家,从师父那里学过一些三脚猫功夫便仗着娘家曾经有点钱霸占了凉子山一个山头,创了一个清风派,此后便两袖清风,两手空空。虽然名头上是这清风派现任的掌门人,别说功夫,肚子里连一点墨水都没有,哪懂得观什么星象,这措辞一听便知那什么鬼徒儿定又是她从山下哪个落魄户里捡回来的穷孩子。

自从二十年前师娘把我从山下一条小溪边捡回来之后,这二十年来她又陆陆续续地捡了不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师弟师妹们。大概是收了太多徒儿自个儿心虚,这回便换了套说辞来诓我。

唉!我堂堂清风派的大师姐沈妙儿,成日里不是威风凛凛、颐指气使,居然是砍柴挑水养活那一群熊孩子!

然而,虽然想一口拒绝,但看师娘那一双星星眼无比期盼地看着自己,我抽抽嘴角,忍了。

“那徒儿现今在哪儿?”

师娘一见有戏,立即露出狐狸尾巴:“已经来了,在清风居门外候着呢!”见我眼睛斜斜地瞧着她,忙又轻咳两声,别开眼睛掩饰道,“算出来的,算出来的……”

清风居位于清风派的前山,我从后山慢摇慢摆地走到前山时,已经过了两炷香的时间。

远远瞧见门外背对站着一个素净青衣的男子,青丝用绳简单扎成一束披在身后。我怜悯地想,不知是哪家的穷孩子,连个束发的簪子都买不起,看向他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份悲悯。

“这位公子……”随着我客气的问候,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挺拔的身姿,完美的轮廓,一双深邃的眸子让我将嘴里那句来不及吐出的“你可是来拜师”生硬地转为“你可见过一位衣着褴褛、皮肤粗糙、目光呆滞、瘦得仿佛好多年没有吃过肉的男童”。

男子愣了愣,旋即礼貌地摇了摇头,瞅着那良好的教养也不像是会来清风派受苦的样子,我便有些歉意地点点头,谢过之后正欲转身离开,那男子却叫住了我。

“姑娘……”那声音清澈如泠泠泉水,他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可认得清风派的大师姐沈妙儿?”

我呆了呆,点点头。

他释然一笑:“在下莫青书,此番拜访清风派,是想要拜贵派的沈妙儿为师。”

看他一派真诚的模样,不像是被我那蠢师娘骗来的,但是天下门派如此多,我们清风派除了穷山穷水一穷二白,为何要来这里白白受苦?然而我心中思量,初次见面就叫人家去看大夫总归不太好,正踌躇着要用什么措辞来婉拒,那人从怀里掏出一袋厚重的银两:“这是给妙儿师傅的见面礼,不知姑娘可否代为转交?”

于是,我挺直了腰板,昂首挺胸道:“我便是沈妙儿!”

2.

清晨的暖阳透过树林斑斑驳驳地投映到屋檐上,在门前留下一片阴影。

隔壁的小花鸡咯咯地叫个不停,看来是又下蛋了,我满脸抽搐地睁开眼,不甘地穿衣下床。

别人在春天收获的都是情郎,我在春天却只有一篮又一篮的鸡蛋。

打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暖的笑脸:“师傅,您醒了。”

我呆住了:“你是谁啊?”

“徒儿是青书,师傅您已经问了八百遍了。”莫青书的笑容依然温暖和煦,他体贴地替我端来洗脸水,恭恭敬敬地摆放在梳妆台边。

睡眼惺忪地呆了半晌,我恍然地一拍额头,这才想起半个月前我在清风居外捡了个徒弟,身长八尺,腹肌六块。

唉!这其实怪不得我,听师娘说,三年前我曾生过一场大病,病好之后忘了一大堆事不说,还落下一个健忘的后遗症。

我歉意地摸摸头,对莫青书道:“为师早前病了一场,有点健忘,徒儿你莫在意。”

说到莫青书这个徒弟,连我都要自叹不如。每日鸡鸣之时,若打开窗门必定看到一抹勤奋的身影在院子里不遗余力地挥舞着闪着寒光的剑,那身形翩若惊鸿,剑气却厉如蛟龙,每当他仰起那优雅性感的脖颈时,汗水随着动作甩到空中,在晨曦下反射着金色耀眼的光,各扇偷窥的窗门里纷纷发出赞叹声,口水逆流成河。

师娘说,清风派能收到一个这样厉害的徒儿,那真真是给祖上添光。

这话听在我耳里却十分不悦,明显厚此薄彼,扫了我的威信。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虽说莫青书待我不薄,对我这个师傅关怀体贴,无微不至,连师娘都只能忌妒地咬着小手帕:“若老娘年轻个十几二十岁,这枕边的位置哪还轮得到你师傅!”我却仍然有要甩开这个麻烦精的想法。

于是,我第八百次对莫青书说:“其实你底子这么好,不一定要在为师门下受苦受累啊,对面山头的昆仑派大师兄跟为师有些交情,你若想改投他门……”说到这里,我暗示性地停顿了一下,顺便仔细观察莫青书的神色。

他的神色却十分平静,只是望天沉默了半晌,然后问:“师傅,是不是青书做错了什么事,让师傅不高兴了,所以要赶青书走?”

虽然口气如“你直说吧,我不会伤心的”般故作轻松,眼神却如弃犬一般哀伤沉痛,无声地指责着我的无良。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前一篇:家有虎妻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