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3年01期A版 > 小师妹

小师妹

来源:飞言情2013年01期A版作者:墨然回首

part1

太极教开宗立派至今五十年,我做小师妹至今也……做了五十年。

我有五个师兄,二师兄死了;三师兄死了;四师兄死了;小师兄没死,但傻了。派中男弟子硕果仅存的只有一个大师兄!为了表现出大师兄的金贵程度,暗地里我总是尊称他为——金蛋蛋!以此来显示大师兄他在某些方面的“英明神武,无坚不摧”!啊呀丫丫个呸的!

对了,我还有一些师姐,因为人数众多,我只能用一些来形容。我是师傅从太极山下一棵老枯树下捡来的第十五个弟子,师傅追求简洁,一直称呼我为“十五”。

其实我觉得师傅一开始是不大想捡我回去增添教中经济负担的,但他老人家看底下那堆如花似玉、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弟子们劈柴担水心疼得很,所以捡了我这个连名字都懒得费心思取的孤儿回去了。

五十年如一日,教中一直未添新人,我就一直担着“小师妹”的名头,做着牛马的活,吃着阿黄的食。

阿黄是师傅养来看山门的狗,据说是只有着数百年道行的仙犬,至今为止除了他每顿能吃十斤肉这个特技外我没有发现任何特殊之处,近日看它神色恹恹的样子我估计着是要老死了。作为一只狗,活了五十年也算寿终正寝了,同时这也意味着在某天也许我能偷偷打次牙祭。

“十五!洗脸水呢?”

“来啦来啦!!!”

“十五,快来帮我梳头!!”

“好嘞好嘞!!!!”

“十五,我的新袍子洗好了没?!!”

“这里这里!!!!”

“啪!”十四师姐将梳子狠狠地丢到桌上,粉桃似的面容上黛眉一跳一跳的,“你是耳朵聋了还是年纪大了?喊你半天,鬼影子不见一个!”

我在衣角搓搓手上的头油,细声细气地辩解:“十二师姐的丫鬟玲珑回家探亲了,今早喊我去给她梳……”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清脆如铃的尖叫打断:“十二师姐?!又是这个小贱蹄子,上次扰了我和大师兄的好事,这次还有脸和我抢人?”

大师兄?!我嗖地竖起耳朵,不得了啊,真是不得了啊,前两天还看九师姐和他打得火热,没想到与十四师姐暗通款曲。啧啧,九师姐和十四师姐都是火暴脾气,这回有他受的了。

在我炯炯有神的注视下,意识到说漏嘴的十四师姐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讷讷地转头对着镜子不耐烦地挥着手道:“算了,算了,一事无成的东西。”

我松了口气正要开溜,右脚踏过门槛左脚还留在里面,就听她一声厉喝:“等等!”

扭了扭苦巴巴的脸,我努力挤出个笑来:“师、师姐还有什么吩咐?”

“刚才我说的话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手里的梳子吧嗒断成两半,掉到地上时已化成紫黑的污水,咕噜噜地冒着泡。十四师姐极为精通毒术,再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触了她的霉头。

死里逃生被放出了十四师姐的屋子,这头大师姐屋里的大丫头巧碧笑嘻嘻地走上前对我道:“小姐请十五姑娘过去呢。”整个太极教里只有大师姐屋子里的人会客客气气地唤我一声“十五姑娘”,大师姐性格温和,教出来的人到底要懂礼数些。

巧碧与她的孪生姐姐巧朱都是大师姐手下的得意人,除了女工做得栩栩如生外,还在大师姐指点下额外通些灵术。小道消息说,大师兄日前对大师姐笑言,要讨了这可心的两姐妹去。当然了,被大师姐不软不硬地拒绝了。

外人都言我太极教地处险要之地,又得山中猛兽相护,如何的易守难攻。其实我觉得吧,他们说的都没什么,而是因为有了大师兄他,才凶险倍增啊。

“绪蓉又为难你了?”大师姐照旧在窗下练字,脸上宁静和悦,身上头上也没有其他师姐那般花哨,是个让人十分舒服的人。

我讪讪道:“也没有,是我去得不及时。”

她点点头,也不知是何意思,兀自练着字,好半晌没有说话。

我挠挠后脑勺,鼓起勇气道:“大师姐找我有事吗?我、我……今儿要去后山砍柴。”

越看大家闺秀般气质清高的大师姐,我就越自惭形秽,大家吃的是一锅米、喝的是一溪水,为什么有这般的天差地别呢?

“小师妹今年也及笄了吧。”大师姐搁下小狼毫,直起身款款向我走来,纤纤十指伸出竟是要握起我的手。

我条件反射般把沾着十二师姐头油的手嗖地背到身后,大师姐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半空。

我尴尬地挤出一缕笑,在后背上草草地擦了几把,迅速地使劲握住她僵住的手,热情道:“以师傅捡我回来的那天算,今天应该是及笄了。”

“小师妹,你看你也不小了。”大师姐到底是大师姐,抽筋的嘴角瞬间恢复了正常,携着我走到长椅坐下,“你可想好今后有何打算?”

“今后有何打算?”我迷茫地看着她,理所当然道,“劈柴,做饭,洗衣服啊。”

忽然脑中一个灵光闪过,我诚惶诚恐地道:“是不是师傅又有什么重要任务吩咐下来?大师姐,我求你,你帮我和师傅说说,打死我,我也不可能在一日之内学会御剑之法然后替他去皇宫偷国宝啊。”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去年的某一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傅突然出现在正蹲在灶膛边的我面前,白须飘飘道:“十五啊,如今我教众无人,你替为师办个事可好?”

灰头土脸的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一抖把火加大了,片刻满屋都是焦糊味:“啊?”

师傅的白眉在焦烟里一抖一抖,似极忍耐了一番道:“为师看上了皇宫里的一件宝贝。”他胡子一翘,接着道,“那皇帝老儿手中把玩的红泥玉石品质上佳,徒儿你替为师取来可好?”

虽然这是师傅开天辟地头一次器重我,但我只能让他失望而归。

最新女生小说,女生言情小说

前一篇:婚前恐惧症

后一篇:蹉跎白富美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