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魔幻 > 飞魔幻 18年5月号B > 与君离

与君离

来源:飞魔幻飞魔幻 18年5月号B作者:飞言情

朝暮予

蒋碧深将林弯弯抱回来时,小女孩蜷缩在他怀里瘦瘦小小的一团。他脚步匆匆地迈入大门,六儿迎上来,问:“老大,您怀里的是啥宝贝?”

蒋碧深作势踹了他一脚,道:“别挡路,让开。”林弯弯许是被周遭的动静惊扰,睁开眼睛黑眼珠扫了一圈便又闭上失了意识。六儿这才看清老大怀里是个人,还是个脏兮兮的丫头片子。寒冬腊月的天儿,身上就一件破烂的小灰袄,小脸儿上一块黑一块白,五官看不分明。六儿撇撇嘴,做了八个字评价:“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蒋碧深瞪了他一眼,脚步不停,吩咐道:“就你机灵,快去把床铺了。”他把林弯弯放在床上,试着叫了她几声,小丫头被冻得久了,意识昏沉,毫无反应。

蒋碧深端了盆热水,拿起帕子轻轻给她擦干净了脸。六儿把火炭填满,屋子被熏得暖烘烘的。他直起身恰好瞥见床上的小丫头,又走近了细细打量,不禁感叹:“老大好眼光,还是个美人胚子。”他顿了顿,看看小女孩又看看蒋碧深,试探着问,“这是准备养大了做你的压寨夫人?”

闻言,蒋碧深立刻利落地起身,拿手里的帕子狠狠抽了他一顿,教训道:“识得几个字就觉得自己聪明,能上天了?”

“那你带回来这么小的丫头干什么,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咱们还得养着她,这不就是多了个累赘嘛。”

六儿有时候实在想不明白老大的心思,跟他们这些人的思维逻辑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蒋碧深身为孟良寨的老大,自己闲得没事非得教底下一帮兄弟读书认字,再就是每日轮流下山卖鹿茸、人参、何首乌,还有没有一点土匪占山为王的霸气和喊打喊杀的激情了?

蒋碧深将铜烫壶灌好热水,细细包好布套,放在林弯弯怀里,为她掖好被角后才转过身。六儿有眼力见儿,忙搬把椅子让他坐下。

“今天我在集市上,看见有人叫卖她。”蒋碧深侧了侧下巴,“她脖子里挂了块纸牌,写着她叫林弯弯,五岁。这个世道太乱了,贫穷、饥饿和战火足以毁灭大部分的人性,如果我不出手,她会孤零零地死去。”

六儿接话问:“所以你就把她买下来?”

“哪能啊,叫卖她的那人自称是她爹,可你看看这小丫头长得多俊俏,那人是个贼眉鼠眼的糟老头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连打带威胁的,他自己把小丫头送给我的。”

六儿一听觉得匪夷所思,老大的心思越发离奇了,埋怨道:“你也知道这世道乱,人活得艰难,以后谁送你个娃你都收着,等养大了这得多少钱哪!”六儿的语气颇为义愤填膺,好像蒋碧深真的带回了多少娃、做得多离谱似的。

蒋碧深站起来又踹了他一脚,这下用了几分力气,疼得六儿龇牙咧嘴。他指着六儿,声音不大但气势十足:“我只说一遍,你听好,这个丫头我既然带回来,就得给我捧着宠着,有意见就憋着。”

闻言,六儿一愣——蒋碧深鲜少这么严肃地说话,仅有的一回还是三年前。

当初世道混乱,一群兄弟为了生计在这仁寿山落草为寇,个个年轻气盛都想着劫富济贫,盯着城里那些为富不仁的大地主。蒋碧深就是这个时候站出来的,那时候他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站出来说了三句话掷地有声。他说:“现在咱们一穷二白,赤手空拳连地主看家护院的小厮都打不过,运气不好被逮着落得个土匪典型被示众可就从此出名了。”底下一群人气焰消了些,议论声小了些,蒋碧深指了指身后被绿意包裹的山头,“上山之前我是药材铺的帮工学徒,认得些药材。仁壽山草木兴盛,指不定有什么宝贝。”他笑了笑,又说了最后一句话,“有钱人都惜命,恨不能长命百岁享受世间荣华,如果说有什么药材能够延年益寿,我猜他们会愿意花重金购买。”

耳边蝉鸣声此起彼伏,盛夏的日头热烈明亮,蒋碧深站在一处高地上,阳光穿透枝叶在他脸上映出斜斜的暗影,众人仰着头,渐渐地回过神来。有人不确定地问:“这样真能挣着钱?”

蒋碧深看着他们道:“不一定,但比起你们劫富济贫,风险小得多。”

六儿猛地回过神来,正经地答应了一声。

林弯弯穿着桃色小棉袄,脸蛋因为连日的滋补红润了许多,她正抱着铜烫壶仰脸听蒋碧深讲故事。六儿在一旁扫地,蒋碧深声音不疾不徐,表情淡淡的,但尾音里的惬意和舒展开的眉眼说明此刻的他是愉悦放松的。

窗户半开着,一阵风倏忽刮来,林弯弯瑟缩了一下。蒋碧深于是伸出手想把她抱在怀里,林弯弯也伸出小手——推了他一把,自己退开了些,带着明显疏离警惕的意味。蒋碧深也不强求,将手中的书来回翻了几页,道:“来,我教你学认字好不好?”

六儿一听在旁边狠狠一哆嗦,又来!老大没别的癖好,就喜欢教人读书写字。

说来也巧,仁寿山还真是藏金埋银的宝地,众人循着蒋碧深的思路果然有发现,不但有各种药草,还有许多小鹿和野兔哩!老大说跟有钱人打交道除了机灵还得能说会道,于是就将前几次卖的钱换了书本,强制这一帮兄弟们学习。这帮大老粗哪是这块料,整得大家唉声叹气的。六儿仗着有几分小聪明学得颇快,再加上他和老大年纪相仿,相处也就格外随意。

小丫头摇头,抱着烫壶跑出了屋子。

寨子里其他人瞧见她感叹了一声:“哟,这小丫头气色好多了。”六儿心想,能不好吗,这些天给她灌了多少名贵草药,可值钱啦。

蒋碧深渐渐觉出不对来,林弯弯不会说话。起初他以为是小孩子怕生,并不在意。后来发现无论谁跟她说话,她都只是仰脸听着,眼珠犹如黑亮的葡萄,几个回转后只是摇摇头。大多数时候她都安静冷淡,不跟人亲近。

五六岁的小孩哪个不是活泼好动惹人烦,这个怎么如此奇怪?六儿一边想着一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推了前面正弯腰玩泥巴的林弯弯一把。

林弯弯重心不稳,身体向前扑去。蒋碧深从屋里跑过来一把抱起她。额头被划了个口子,鲜红的血顺着额角淌下,秀气的脸蛋衬着血色显得无比娇弱。

六儿慌神了,连忙凑过去查看。她有些害怕,缩在蒋碧深怀里眼泪汪汪地抱紧了他的脖颈。蒋碧深只觉得有一团柔软环上他的后颈,他的心尖一颤,浓浓的疼惜弥漫开来。他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等老子回来收拾你。”就抱着林弯弯匆匆去了城里。

从医馆出来,林弯弯一溜小跑,在一处大宅前站定。这是魏司令半年前新盖的府邸,传闻这块位置风水不好,先前住着的一家人因宅子失火无一幸免,人人避之不及,城里极好的位置就空了下来,直到魏司令上任在原址上建了府邸。蒋碧深只当是她对门前有威武的石狮好奇,恰好迎着闹市,便给她买了小裙子、糖葫芦,还有零零散散的小发夹哄着她回去。

林弯弯脸上裹着的纱布占了半张脸,坐在椅子里正舔糖葫芦。六儿一脸愧疚,道:“我想着她受了惊吓总会说话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他朝林弯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对不起,弯弯。”

蒋碧深原本沉着脸不说话,林弯弯把糖葫芦放在他嘴边,眼睛里蒙着水雾,晶亮剔透。他的表情温和下来,轻轻摆了摆手。

“不管她怎么样,我都想对她好。”蒋碧深勾勾手,对着六儿耳语了一阵后又慎重交代:“自己做,不许找人帮忙。”

六儿吭哧吭哧地开干,连着干了一天才把院里的碎石子清理干净,又给铺上一层细土,防着林弯弯这个小姑奶奶下次摔跤磕着石子。

孟良寨里是一群出身低微、乱世求活的粗人,突然到来的小丫头让寨里有了乐趣,她如猫一般无声却漂亮。大伙对林弯弯这个小丫头颇为疼爱,索性就把蒋碧深抱她回来的那天作为她的生辰。每逢她生辰就是寨里最热闹的时候,大伙会用足了心思送她礼物:手巧的会编一条竹蜻蜓,力气大的会让她坐在肩头翱翔,六儿会给她买些小零嘴吃,蒋碧深最实在——他会放她一天假,不用读书写字,但将脸凑上去摆明了要她亲自己一下。林弯弯一开始抗拒,他也不勉强,又起身摆好了笔墨纸砚,一副不从就要读书写字的样子。她只好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狠狠亲了他一下,蒋碧深就像得了宝贝似的笑得合不拢嘴。

后来林弯弯大了,过起生辰来便不如小时候好打发,她会让蒋碧深陪着进城买各种小玩意儿,回去前总会在魏司令家门口站上一会儿。魏家气派十足,西式装潢使得它在整条街上格外引人注目,蒋碧深这时也会调侃一句:“你要实在喜欢,住不了魏家,要不咱们在离这儿不远的旅店住一晚?”

林弯弯瞪他一眼,转身就走。

二人回到寨里,蒋碧深将满怀的小玩意儿放下还没喘口气,就见大伙喜气洋洋地做好了饭菜,等着他们入席。六儿起身解释:“今儿弯弯十六岁生辰,大伙趁着喜庆气氛想给你张罗一门亲事。”蒋碧深眼看就二十八岁了还没讨着媳妇,总归有些说不过去。现时世道安稳许多,数十年的药材买卖也让孟良寨里的众人有些积蓄,日子过得颇为舒心。

大伙七嘴八舌地讨论,林弯弯静静地坐在饭桌上,原本脸上带着的几分笑意浅淡下去,左手攥成拳,指节发白。

蒋碧深没发现林弯弯细微的情绪,乐呵呵地夹了几样她爱吃的菜,说:“这一晃你都十六了,我都养着你十年了。”时间可真快,当初他怀里软软嫩嫩的一团,如今眉眼细致若雪,她在他身边已十年。蒋碧深有种隐秘的心思,他觉得林弯弯对自己是不同的,她对待其他人清冷平静,但面对他似乎有种潜藏的欢喜,当她乌黑透亮的眼睛只映着他的影时,让他欣喜满足。他甚至并不期待她长大,长大了要嫁人,要离开他。

周遭笑闹声一片,有人大声喊出来:“老大,你也该娶媳妇啦!”

蒋碧深悄悄觑了一眼林弯弯,她正低头吃饭,仿佛无知无觉。于是,他点点头,笑了一声,道:“的确该好好考虑考虑。”

隔日黄昏时分,林弯弯还没回來。她平日时常去城里玩,天黑之前一定会回来。蒋碧深坐立不安,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在孟良寨门口来回踱步。有风吹来,他一身冷汗。

就在蒋碧深按捺不住准备下山时,林弯弯披着暮色一点点出现在他视线里。蒋碧深几大步上前,看着她被风吹得散乱的头发,突然生气地道:“玩到这个时辰才回来,你有没有分寸!”

林弯弯把脸颊边的碎发拢到耳后,怔怔地看着他,有些委屈。他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凶,音调高得刺耳。蒋碧深要娶亲她都悄悄忍着没跟他闹脾气,怎么他还敢骂她?林弯弯心里这么一想,眼里跟着落泪,狠狠一抹脸,就绕过他跑了。

蒋碧深却是一头雾水,不过是晚归说了她一句,小丫头何时这么爱哭啦?他没往深处想,她安然无事地回来,蒋碧深悬着的心才落回到胸腔里。

蒋碧深的媳妇儿还没找着,孟良寨却多了个女婿。魏锦带着两名小厮来访,说是几番相遇对林弯弯情愫暗生,期望和蒋碧深详谈。魏锦是魏司令独子,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公子居然到了土匪窝,孟良寨里的众人顿时炸了锅。

魏锦与林弯弯年纪相仿,一身庄重的银灰色西装也掩不住他的蓬勃朝气。他朝蒋碧深微微施礼,一声“伯父”压在舌尖下怎么也叫不出口。魏锦本以为孟良寨的当家人是粗野魁梧的壮汉,却没想到蒋碧深仪表堂堂,青色长衫映着他的眉眼,竟有种盛气凌人之感。他稍作斟酌,叫了声:“蒋先生。”

蒋碧深抬手止住他的话音,道:“什么都不必说,这件事没得谈。”林弯弯是他的心尖肉,谁都碰不得。

“弯弯只要下山必到我家门前,我们许久之前就认识的。”魏锦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几步,“无论蒋先生是否成全,我和她,相互喜欢。”

蒋碧深心里升起无名火,对魏锦更是横看竖看不顺眼,毛头小子居然敢跑到他面前说喜欢。

“小子,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还没等魏锦反应过来,蒋碧深接着说,“棒打鸳鸯。”

魏锦的出现让蒋碧深娶亲的事不了了之,六儿有些替他惆怅,林弯弯倒是喜上眉梢。蒋碧深心里不是滋味,魏锦何德何能竟能让这冷静内敛的丫头像变了一个人。他指着她数落:“白眼狼,胳膊肘净往外拐。”

因此,在魏锦又一次上门拜访时,蒋碧深无论如何也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他,一想到他就是弯弯的心上人,就恨不得对他拳脚相向。蒋碧深换上了嚣张无赖的土匪模样,任凭魏锦如何诚恳恭敬,始终冷着脸坚持送客。

魏锦前脚走,六儿后脚就来嚼舌根:“老大,咱们弯弯和魏家公子在寨门口依依惜别了好久,小丫头一点也不矜持,还拉着人家袖子眼泪汪汪的。”他瞧着蒋碧深沉下去的脸色,试探着说,“以弯弯的出身,能嫁给魏锦其实是……是件好事。”

蒋碧深不作声,浪荡公子怎么能是托付终身的人,这世上能将一颗真心捧给林弯弯——毫无保留、满腔赤诚的,除他外,怕是再无第二人。

他开口叫住刚送别回来的林弯弯,她清丽灵动,浅蓝色的丝绸裙愈发显得身形曼妙。蒋碧深突然心念一动,她的美好若是属于他,她的眼里若是只有他,她要是喜欢他,该有多好?

“弯弯,你愿意嫁到魏司令家吗?”

林弯弯闻言重重地点头,眼里的渴望真切到不容忽视。蒋碧深眼睛一瞬间酸涩,外头阳光太大,明晃晃的让他想落泪。

林弯弯握着他的手轻轻地晃,这意思蒋碧深明白。幼时每当她想要些心仪的小玩意儿,总会这样跟他撒娇,他则事事有求必应。罢了,若是她真的喜欢,他也只有成全。

蒋碧深带了两箱名贵药材亲自到魏司令家赔罪:“先前魏少爷到寨子里,我多有怠慢,有违待客之道,思来想去决定来赔罪,还希望司令原谅。”

蒋碧深特意穿了儒雅的墨色长衫,举手投足皆彬彬有礼。他虽在仁寿山扎根,孟良寨也逐渐壮大,但从来循规蹈矩以药材买卖为生,魏司令对蒋碧深倒颇有好感,认为他是有个性的土匪。他道:“魏锦没打招呼就冒昧地过去,本就多有得罪,还劳烦你这样客气,实在惭愧。”

二人寒暄一番,林弯弯和魏锦的亲事就这样订了下来。

蒋碧深回到寨里晚饭也没吃就躺在床上,只觉疲乏得很。城里到孟良寨只数十里路,他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几遍,今日却是耗尽了全身力气。

门前的窗户上映着长长的影子,林弯弯在门外举棋不定,几次抬手想敲门又悄悄放下。见状,蒋碧深轻轻笑了起来,道:“进来吧。”

“这可不像你的性子,想进就进,在门口想什么?”

林弯弯帮蒋碧深拿来外衣,静静地立在一边,看着他慢慢穿戴整齐。

“很快就能和你的心上人成亲了,怎么还拉着脸?”

闻言,林弯弯扯了下嘴角,敷衍地一笑。有些话她说不出口,若真能与心上人成亲,从此鹣鲽情深,她这一生食尽烟火得一良人,纵然此刻死去也心生欢喜。林弯弯几次抬眸,心内几番天人交战,最终缄口不言。

蒋碧深觉得她的神色与平日不大相同,明显有话想说,便道:“你想说些什么,别着急,写在纸上。”

林弯弯却摇头。

“以前我最大的愿望是吃饱穿暖,好好活着。”蒋碧深眼里簇着最盛的光,抬手摸一把她柔软的发丝,“现在啊,我希望能有人疼你爱你,一心一意待你,当困难来势汹汹,他能将你护在身后。我最大的期冀就是愿你一生顺遂有人爱。”

那一刻,林弯弯甚至有了放弃一切的念头,眼前的幸福触手可及,只要伸手抓住蒋碧深,她什么都有了。

她幼时被人贱卖如草芥,那个寒冬,她本以为生命到此戛然而止。蒋碧深经过时带起一阵充斥着淡淡草药味的冷风钻入鼻息,那是她熟悉又依赖的味道,于是伸手就那么攥住他的衣摆,死死不松手。蒋碧深的出现犹如神祗,破开她阴暗的世界,投下了第一束光,明亮温暖。

温热的眼泪划过脸颊,林弯弯转过头定了心神,对他点点头。

魏锦和林弯弯大婚时,满城喜庆。魏家定了规矩,城中百姓愿意参加宴席的皆可前来,凡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到场贺喜送白银五十两。鞭炮锣鼓喧嚣了整个白天,气氛空前热烈,人人都说林弯弯三世修來的福气,从此便是枝头凤凰。

入夜,偌大的司令府邸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到处是一桌桌喜气洋洋推杯换盏贺新人的宾客。周遭欢喜声声入耳,蒋碧深坐在其中无一丝喜色,脑海的某根弦似乎出了差错,明明该是祝福微笑的时刻,他却只觉刺眼难捱,有种无法宣之于口的狂躁情绪萦绕心头,就好像重于性命的珍宝被抢夺,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凭密密麻麻的不甘席卷全身。蒋碧深再也无法坐下去,便起身去透风。

新房里,红烛如豆。

小丫鬟进来添置完喜枣和板栗,顺口问了一嘴:“少奶奶,我给您开窗透透气吧。”

窗户一开便有风灌进来,房间是西式布局,蕾丝窗帘随风扬起,烛火犹如蜿蜒的蛇一下子捕获猎物,火焰蔓延开来,小丫鬟见状惊叫着跑出去。

林弯弯胃里突然抽搐起来,五岁那一年的梦魇又一次毫无预兆地包裹着她。她开始发抖,牙齿不受控制地上下打战。时间跨越经年春夏,五岁的林弯弯被阿娘塞在人造假山的缝隙里,嘱咐道:“无论看到什么,不要出声,更不要出来。”阿娘跑了几步又回头,“爹娘爱你,别哭。”那里又黑又冷,林弯弯不住地颤抖,喉里的哽咽声呛得她快不能呼吸。她看着自家火光冲天,焦黑的浓烟滚滚里她看清了仇人的面貌,却再也没有了爹娘。

新房里的火焰势头强烈,将夜色都熏热了。宾客在前院欢庆,这里反而受了冷落。蒋碧深距离此处不远,本能地狂奔起来。他一脚踹开门,林弯弯正抱着自己蜷缩在角落,魔怔般叫着爹娘。蒋碧深冲上去把她扛出屋子,林弯弯靠在他怀里低声地哭,一边哭一边抖。蒋碧深心跳如雷,她竟然会说话!

林弯弯自小敏感,警惕戒心重,却铁了心要嫁给仅有几面之缘、交集不深的魏锦,每逢进城也总是会在魏司令门前停留。这么多端倪凑在一起——林弯弯有事瞒着他。

“爹娘就是在大火中葬生,我太害怕了,我……”林弯弯的水眸映着他的脸,“一开始我确实不会说话,是后来才慢慢能开口的。”她惊吓过度失语,直到被蒋碧深带回悉心照料才慢慢能发声。

杂乱的脚步声渐渐由远及近,蒋碧深道:“这婚礼不作数,我带你回去。”

林弯弯猛地站起身,道:“我不回去。”

话音刚落,魏锦带着一波人赶来,上上下下打量她有没有受伤,林弯弯摇头,无声地安慰他。蒋碧深只得将话咽回肚里,看着一对新人相扶而去。

半月之后,魏司令五十大寿。魏家近日喜事连连,登门道贺的人几乎踏破门槛,林弯弯以百年人参做寿礼讨了公公欢心。

当夜魏司令暴毙,毫无预兆,全城哗然。奇异的是,大夫竟查不出死因。魏锦红着眼睛道:“父亲身体一向健康,这太奇怪了。”

蒋碧深闻讯前来,一眼望见灵堂里的清瘦身影,林弯弯跪着默默垂泪。

来之前六儿无意中提了一句:“寨子里的曳幽草怎么好像少了许多。”少剂量的曳幽草能止痛,剂量庞大时就会危及性命。

魏家贴出悬赏告示:若有人能查明司令死因,赏银千两。江湖郎中穿着黑色马褂,开棺一番检视,抬手将鼻梁上方的圆框墨镜滑下几分,露出一双狡黠的眼睛,睨了一眼灵堂里的众人后又将眼镜推上去,道:“魏少爷,请借一步说话。”

魏家偏院铺满了金黄的银杏叶,阳光在枝头跳跃。树下一角掩映着一对男女,气氛汹涌。

蒋碧深一巴掌过去半点不留情,林弯弯登时红肿了半张脸。他口气嫌恶地道:“废物,我养你这么大,办事这么不利索。”

林弯弯捂着脸,一阵天旋地转。她怔怔地回不过神,仿佛不认识眼前人。这还是那个她哭一声都紧张兮兮的人吗?

蒋碧深不等她开口,继续说道:“若曳幽草汁浸到人参里过多,不出十日人参就会变色,被人发现是要连累我的,臭丫头!”

他发现了?可是,他到底在说什么?

蒋碧深重重地戳了她的脑袋,她偏过头,话音隐没在细微的风声里。

魏锦带人从掩映的树丛里冲出来,掌心雷对准了蒋碧深:“真的是你暗害我父亲。”从魏锦发现变色的人参开始就监视他们二人,今天终于让他撞到。

蒋碧深从最初的惊慌中镇定下来,道:“都怪这个蠢丫头手脚不伶俐。”他说着又转身狠狠掐了她一把。

魏锦下意识地将林弯弯护在一旁,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已静止。林弯弯在魏锦怀里眼看着那个山一样的男人倒下,就在仅距她咫尺的地方。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看清蒋碧深最后一眼,隔着万千眼泪,他在她眼里一点点破碎。

那么近的距离,林弯弯几乎是连滚带爬才到了他身边。蒋碧深靠在她怀里喘息,轻轻地几个字犹如山崩,林弯弯痛得出不了声,只有眼泪决堤地流。

“我的弯弯,愿你……一生顺遂有人爱。”

蒋碧深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呵气成霜的冬日,人流匆匆的街道上,他远远看见不远处的角落里跪着一个小姑娘,低着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拢拢衣服觉得有些冷,加快了步子。突然,他的裤脚被一双灰溜溜的小手攥住,小姑娘抬头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澄澈的眸带着期冀,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蒋碧深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哄。她是个难养活的小丫头,可再难养活搁在身边十多年也养成了心尖肉。她不说话没关系,她要嫁人也随她去,甚至她要复仇他都帮她善后。

蒋碧深在乱世里磨炼最好的就是察言观色和推理判断的本领,他在魏司令死后偷偷查看了林弯弯送的人参,发现早已变成青绿色,这是浸泡了大量曳幽草汁液才会有的情况。她自小在寨子里长大,深居简出,接触外人的机会少之又少,大费周章地嫁入魏家若不为爱就为寻仇。蒋碧深不信神佛,无人庇佑,但他想展开所有羽翼为林弯弯在暗黑中撑起一丝光亮,只要她安稳快乐,他愿意以性命为赌注。

林弯弯复仇的心太急切,曳幽草人参的事瞒不了多久,蒋碧深生怕她被发现后成为众矢之的,索性当着魏锦的面做一场戏——他是用心险恶的幕后黑手,她是受人胁迫的替罪羔羊。

蒋碧深想,刚才那一巴掌他用了十足的力气,弯弯一定很疼很伤心。

林弯弯在孟良寨里每日读书写字,四下无人时会跟六儿聊一聊天。没了蒋碧深,魏锦并未为难她,递了封休书便放她自由。

六儿宽慰她:“要是实在难过就哭出来,这里没有人会笑你。”

林弯弯摇头,然后很认真地问他:“你恨我吗?好像有我在的地方总是鸡犬不宁,小时候没了爹娘,现在……又没了他。”

六儿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老大说,要全心全意待你好。”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小时候,有一阵子我学会了抽烟,烟味呛得你总咳嗽,老大罚我清理院子,铺细沙土。他就到厨房给你炖雪梨,被烧火的烟呛得直咳嗽。”

林弯弯听得入了神,蒋碧深一定也是笨手笨脚的,最后才灰头土脸地端出了一碗雪梨水哄着她喝下。想着那滑稽又温馨的画面,她勾起嘴角笑出来。

“我爹是大夫,曾救过魏司令的一个政敌,他掌权后一把火烧了我家,全家上下除我之外没有活口。”蒋碧深第一次带她进城,她站在魏家門前,看到石狮矗立在两端张牙舞爪的模样,心里燃了一团烈火,经久不灭。她认识这对石狮,它们守护的原本是她的家。

六儿叹口气,没有接话。林弯弯突然哽咽起来,道:“其实该死的是我,不是他。”

蒋碧深本该娶一同心人终老,却因她执意嫁给魏锦而作罢;他本该在这山头过忙碌安稳的日子,也因她顽固的仇恨而终止。这些年来,他所做的皆是护她安稳,不染纤尘。她清丽秀气,人人都以为她是任性无辜的猫,实际上她却是一条蚕食一切、害人害己的蛇。

六儿起身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有人怪你,他其实很疼很疼你。”

林弯弯点头,一颗泪珠砸在信纸上晕染一片。她拿起信封,道:“我想去看看他。”

蒋碧深葬在仁寿山的西南一隅,那里是景色最美的地方。阳光顺着繁茂的草木边缘落下,周遭笼罩着淡淡的光晕,平实热烈。林弯弯把信封细细折叠放在墓碑后,她坐下来靠在碑上如同幼时在他怀里一般,道:“蒋碧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去年是我过得最糟糕的生日,他们一点眼力见儿也没有,看不出我不乐意还闹着要给你娶亲。”说着,林弯弯拂去墓碑上细细的尘,“后来你娶亲的事黄了,我那时候真是开心。”

林弯弯额上一层薄汗,被晒得脸颊通红。她喃喃着他的名字,脑海里是蒋碧深或深情或嚣张的模样。她的一生不算顺遂,目睹家破人亡、历经颠沛流离,这世界于她本是一个黑暗的深渊,绝无期待,但却在最稚嫩张皇的时候幸得遇见他,他用最深的爱将她养得任性、莽撞、幸福,给了她一场救赎。

林弯弯倚在墓碑上,全身卸了力气,做一场无声的离别:蒋碧深,你再等等我,等我白发苍苍命数尽了,我们同葬一穴。

前一篇:市井珍馐(十)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言情小说 - 言情巴士 - 御宅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com